当前位置:ag国际厅 > 行业新闻 >

解读美国“全方位能源战略”

2019-03-19 10:14字体:
分享到:

  中期视角:强化天然气在燃料构造转换中的过渡性定位

  经济最佳与环境最优是一对矛盾,也是人类可连续开展的追求。注视当下,使用化石能源构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已带来了宏大的外部老本。好比,美国87%的二氧化碳排放与能源有关,94%的甲烷排放来自于化石燃料。若人类果真迈向杰里米˙里夫金所预见的“后碳”社会,兼具化石能源属性和清洁能源属性的天然气,势必承当起能源转型中的过渡性燃料这一历史使命。

  目前,美国石油、天然气和其他液化燃料的总产量凌驾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,而从全世界来看,随着天然气资源大量发现以及液化、运输等技术的开展,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的市场需求一直被激发,天然气贸易正从一项部分性业务,日益开展为极具灵敏性的全球性业务,国际能源署曾经预言的“天然气黄金时代”有望成为现实。

  2011年7月,日本发生福岛核电站事故,加重了人们对核能这一清洁能源的忧愁,全球能源格局再次悄悄“洗牌”。美国很久之前就把筹码押在天然气开发上,依靠页岩气带来的底气,呈文强化了天然气作为过渡性燃料的战略定位,其“未雨缱绻”之意显而易见:既回应远期“第三次工业革命”能源“去碳化”的局势,也意在形塑安详完备的能源“梯次链条”,还在为掌控将来天然气全球市场定价主导权作先期铺垫。

  美方统计显示,2005-2013年间,美国碳排放量约减少了一半。其根源在于美国近年来能源构造的转变--从煤炭为主的能源出产形式转变为天然气为主、风力和太阳能为辅的能源构造。随着美国燃气发电比例的稳步提升,其能源构造的多元化和清洁化趋势进一步彰显。

  能收效这一场面,并非一朝一夕之功。早在一战完毕不久,美国就孕育了当先世界的“卡伯特低温学”技术,为几十年后的天然气液化奠定了根底。在页岩气财富上,美国经过了近30年的技术积淀,才获得关键性冲破,培养目前量多价廉的页岩气消费态势。借力《天然气政策法案》、《清洁空气法案》等,放松天然气市场价格监管,撑持激励天然气财富开展和使用,美国的天然气消费出产才步入良性循环。由此带来的温室气体减排大幅下降,让美国在过去不愿涉足的全球气候会谈中占据了主导权。

  恒久视角:规划可再生能源以把握国际指导力

  早在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的窘境之中,美国卡特政府便初步了以太阳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探路之旅。尽管道阻且长,可再生能源命运多舛,但线索不停没有中断。在新世纪石油价格高企、气候压力增大的背景下,可再生能源也愈加受人注目。呈文在展望将来清洁开展目的时,出格强调美国要在可再生能源技术上获得当先。

  呈文显示,美国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展的政策取向有四:一是价格杠杆。例如在电价领域,强化废气排放和电价间的关联机制,使得风电、太阳能发电更具合作力;二是税收政策。降低风能、太阳能、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的税率;三是聚焦交通。明确可再生能源在交通业转型中的引领作用,突出混合动力电车、电动汽车、氢能、生物质能燃料,作为替代性交通能源的选择;四是强化技术规范和法律规制。制定和批改《可再生燃料规范(RFS)》、《能源独立和安详法案》。